灵鸽家园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点我注册吧
搜索
查看: 1508|回复: 5
收起左侧

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 作者:约翰·布罗克曼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21-3-25 15:59
  • 发表于 2017-4-1 12:1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使用QQ登录,下载海量书籍~!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我注册吧

    x
    1.jpg
    2 l7 V4 p' T" @7 B3 w: j
    / Z$ Z8 D0 t' z7 u& X9 h3 \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内容简介:) }5 Z' r9 Z, E, m' v  O
    每年1次,世界上最聪明的网站Edge集结100位最伟大的头脑坐在同一张桌子旁,共同解答关乎人类命运的同1个大问题,为你开启一场智识的探险,一次思想的旅行!& F6 N8 n3 q' {) S) k
    近未来,我们需要忧虑哪些重大的科学问题?本书编者约翰·布罗克曼召集了152位世界的科学家和思想家来回答这个“大问题”,触及物理宇宙、生命科学、人工智能、网络趋势、认知神经和心理学等诸多领域的最前沿。( |) E3 O  `" z# L4 {" Z! F2 E
    这本书将带你认识这些“最伟大的头脑”,看他们在思考什么样的问题,从而开启你的脑力激荡。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“科学明星”,包括语言学家史蒂芬·平克、互联网思想家凯文·凯利、超级畅销书作家威廉·庞德斯通、“技术领域的弗洛伊德”雪莉·特克尔、“黑天鹅理论”的倡导者纳西姆·尼古拉斯·塔勒布、数字思想家尼古拉斯·卡尔等。" K; C8 k: @( C
    互联网大崩溃之后,我们要怎样生活?
    : e" p% y! R) t& ?  m& A; g/ f增强现实技术会让我们变得更冷漠吗?, g# ~4 a$ K$ k  p, v! q
    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更多的机器人?
    1 I$ F$ d( ^% A* v% {1 o7 Q, ]技术奇点会很快降临吗?
    4 C- q! Q! I! C& X癌症是否与基因有关?# S- Z" ]1 I: p, l
    诸如此类的问题,你会在本书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。* [% {% `6 S4 ?4 F. T4 J

    8 p4 w) k9 K; w: z8 t" |
    + K0 k& F$ l4 c4 Y; Y
    3 Y! A" }4 a% e

    # v9 Y; a4 V; x) u, `+ T
    2 E  b" m' F* ]) N9 ]; V编辑推荐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编辑推荐:- t8 ~8 G! r8 p5 t* j

    ' W" I& e$ \- E' o“对话zui伟大的头脑·大问题系列”就像一场超大型的圆桌讨论,一个一流头脑风暴的沙龙,为你开启一场智识的探险,一次思想的旅行!' L  [& ^. c( D: u7 {; S: m: F
    带你认识当今世界上超一流的科学家和思想家,洞悉那些更复杂、更聪明的头脑正在思考的问题,从而开启你的脑力激荡。, n" Q5 F1 I" G  o3 U+ r! ~- M
    更深刻的思想、更前沿的理论、更简单的方式。6 w% {/ R* B+ g* e
    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段永朝、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、驭势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吴甘沙、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周涛、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授苟利军、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、财新传媒主编王烁、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刘兵、复旦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兰小欢、2016年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联袂推荐!2 V5 S) I8 n  T, f+ q; y
    《全球概览》创始人斯图尔特·布兰德、“虚拟现实之父”杰伦·拉尼尔、《纽约时报》《卫报》《华尔街日报》《大西洋月刊》集体盛赞!
    9 ~( L$ J2 n6 B湛庐文化出品。


    . ?1 C0 `" V9 i* L" A) f4 S名人推荐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各方赞誉:
    * c/ N; O- l! Z2 R9 A* `“对话zui伟大的头脑”这套书,相信一定能令处于喧嚣互联网领域,四处寻找风口、争辩什么上下半场的人们,静下心来,聆听伟大头脑的思想脉络;相信也一定能令身在互联网江湖,满世界追逐独角兽、执念于什么颠覆还是创新的人们,慢下脚步,认真端详萦绕在伟大头脑心中的大问题。伟大头脑的伟大之处,绝不在于他们拥有“金手指”,可以指点未来。更在于他们时时将思想的触角,延伸到意识的深海。他们发问,不停地发问,在众声喧哗间点亮“大问题”“大思考”的火炬。
    # R" o1 G) E/ t段永朝+ g% K; g, S" F0 K1 t& x. z
    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
    2 ?  Y5 _' w$ W: V5 ?
    * E4 d( E6 i. _建筑学家威廉·J.米切尔曾有一个比喻:人不过是猿猴的1.0版。现在,经由各种比特的武装,人类终于将自己升级到猿猴2.0版。他们将如何处理自己的原子之身呢?这是今日一流思想者不得不回答的“大问题”。' \- v- G) F) A5 Y+ T* ?; O
    胡 泳
    3 [7 @' s' K+ h博士、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# T- u. G( ?: W0 R  v: y5 U4 I4 F  P9 E
    9 ^/ g* R0 z5 i; s$ U
    “对话zui伟大的头脑”这套书中,每一本都是一个思想的热核反应堆,在它们建构的浩瀚星空中,百位大师或近或远、如同星宿般璀璨。每一位读者都将拥有属于自己的星际穿越,你会发现思考机器的100种未来定数,而奇点理论不过是星空中小小的一颗。4 \8 l( ]8 H! F8 R4 I
    吴甘沙$ a1 W; {. |4 ~7 s* d
    驭势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
    : w3 y9 ^/ u9 n. [0 B' S# }: ]9 F0 ~: s+ A  w8 [- b4 B, I1 {5 L( V
    一个人的格局和视野取决于他思考什么样的问题,而他未来的思考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现在的阅读。这本书会让你相信,生活的苟且之外,的确有一群伟大的头脑,在充满诗意的远方运转。
    + Y" _; f9 f8 s5 L/ c周 涛" H2 D' i$ q0 @6 H+ j/ x; m) i9 D+ [
    电子科技大学教授、互联网科学中心主任3 Q* a8 b! s4 I) O+ }; C
    , [: Z% H9 x9 d' R
    在这个科技日益发达的多维化社会中,我们依旧面临着非常多的“大问题”:虚拟现实技术会让真实的人际关系变得冷漠吗?虚拟与真实会错乱吗?技术奇点会很快降临吗?我们周围的癌症患者越来越多,这与基因有关吗?诸如此类的问题,或许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作为美国著名的文化推动者和出版人,约翰·布罗克曼邀请了世界上各个领域的科学精英和思想家,通过在线沙龙的方式展开圆桌讨论,而这套“对话zui伟大的头脑·大问题系列”正是活动参与者的观点呈现,让我们有机会一窥“zui强大脑”的独特视角,从而得到一些思想上的启迪。
    6 u9 X3 e1 c# |1 {) |0 ]- ^苟利军
    5 I* E' P7 W6 _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,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& }; y9 M& \+ o* A; G* P) H
    “第十一届文津奖”获奖图书《星际穿越》译者! r, ~( P5 c0 ?% E

    " i9 R. j0 x! g5 t* e9 Y! J1 v+ H9 K雾霾天,反正出不去,正好待在家里读书思考。全球化失败、爱欲丧失、基因组失稳、互联网崩溃、非法药物激增……看起来好像比雾霾还厉害。未来并非如我所愿一片光明,看看大师们有什么深刻思考和破解之道,也许会让我们活得更放松一些。. k0 E2 r$ e! D' F. h# _
    李天天
    & ~: A; ~6 p% D/ T0 K丁香园创始人
    " ?, G' h8 m0 P% X1 ^( K( `, l2 _* C$ ~
    与zui伟大的头脑对话,虽然不一定让你自己也伟大起来,但一定是让人摆脱平庸的很好方式之一。& `  P8 m, C+ P! O
    刘 兵
    , ]  t7 J) ^% M* f) \% x" s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
    3 a. c9 P4 P% N/ l
    / E  S7 c8 |0 T' U4 v以科学精神为内核,无尽跨界,Edge就是这样一个精英网络沙龙。每年,Edge会提出一个年度问题,沙龙成员依次作答,末尾结集出版。不要指望在这套书里读到“ABC”,也不要指望获得完整的阐释。数百位一流精英在这里直接回答“大问题”,论证很少,锐度却很高,带来碰撞和启发。剩下的,靠你自己。* j7 Z2 e5 H4 q; b0 W% {( q- S
    王 烁, |, f: m( K2 W5 M  `- Q& H
    财新传媒主编,BetterRead公号创始人
    7 l. r) M" e3 {; a2 p) d6 y
    9 d- V+ f9 V& p( H4 L- ]9 x4 o术业有专攻,是指用以谋生的职业,越专业越好,因为竞争激烈,不专业没有优势。但很多人误以为理解世界和社会,也是越专业越好,这就错了。世界虽只有一个,但认识世界的角度多多益善。学科的边界都是人造的藩篱,能了解各行业精英的视角,从多个角度玩味这个世界,综合各种信息来做决策,这不显然比死守一个角度更有益也有趣么?
    / ]7 C1 h4 M" E+ E, y兰小欢% t0 K5 |% I% S9 o  P, [! V; p
    复旦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3 E) d8 n, d# X5 a' P9 S( h
    2 _! ]% X) V$ d; c7 H  u
    如果每位大思想家都是一道珍馐,那么这套书毫无疑问就是无敌佛跳墙了。很多名字都是让我敬仰的当代思想大师,物理学家丽莎·兰道尔、心理学家史蒂芬·平克、哲学家丹尼尔·丹尼特,他们都曾给我无数智慧的启发。如果你不只对琐碎的生活有兴趣,还曾有那么一个瞬间,思考过全人类的问题,思考过有关世界未来的命运,那么这套书无疑是很好的礼物。一篇文章就是一片视野,让你站到群山之巅。: `6 T% s2 B6 P8 [/ \; }0 \
    郝景芳+ B4 B( T# ~* ~; Z4 n
    2016年雨果奖获得者,《北京折叠》作者  [8 Z. Y' [/ p5 z3 M5 i
    , X# Q5 S4 a" \' S" ^! W" y! ]+ }
    布罗克曼是我们这个时代的“智慧催化剂”。- r# Q8 ]- j6 L# h. H
    斯图尔特·布兰德: V1 ^4 v. O' h/ }) U. z2 b  C
    《全球概览》创始人
    5 f) F: o) E' R9 b6 H: x4 H' g2 L2 O( s! X1 S; {
    布罗克曼是个英雄,他使科学免于干涩无趣,使人文学科免于陈腐衰败。
    - d  W! T4 v  I0 N/ U“虚拟现实之父”, e+ `1 C) G& s$ Q
    杰伦·拉尼尔

    8 B/ n- N: }$ f6 y" x( F
    作者简介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作者简介:
    2 ?' D2 \+ h! }) v0 @约翰·布罗克曼 编著* l" F5 ^, v3 l, C5 D
    美国著名的文化推动者、出版人,“第三种文化”领军人。
    . c; Y0 r# J6 z- N: _% {“世界上zui聪明的网站”(《卫报》赞誉)Edge的创始人。) I: y- X  w- A$ x
    他旗下汇集了一大批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思想家,每年就同一话题进行跨学科讨论。


    4 V" G8 `9 {! M% Y3 l' e2 _% I9 E, A6 S目录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目录:  N) v0 ]+ R. ]3 K  r

    9 T8 K% R+ Z) L4 [总序
    7 H2 E0 \2 a' e( u; @7 M0 m: zEdge年度问题: u1 X/ Y6 Y* a) A( U) \7 ^" Q
    01丹尼尔·丹尼特(Daniel C.Dennett)
    ' M) O0 F/ k9 J6 {; e互联网大崩溃之后,我们要怎样生活?) s# Q* [) N  b* ]6 o: n; I6 G
    02乔治·戴森(George Dyson)
    " H* B9 g( D5 X. Z' h互联网安全模式
    / |+ H( |8 L0 |, e# F( O; P) L03伦道夫·尼斯(Randolph Nesse)% y0 T3 `& I% M" P
    大失控:复杂系统的脆弱性
    2 M2 P4 E0 `, _* J; O* i1 o8 v04尼尔·格申斐尔德(Neil Gershenfeld)
    # B% j* h- w' X技术魔法
    3 m* O' P6 }: U7 _4 a6 X6 z05戴维·波丹尼斯(David Bodanis)" y( d/ g" K+ ]4 g
    科技带来的法西斯主义
    6 O, @4 i3 a( ~# \. [; b% r06哈伊姆·哈拉里(Haim Harari)
    ( k" w, E% d9 n( I技术可能危及民主7 N- y3 h0 n9 L) V
    07吉诺·塞格雷(Gino Segre)
    / G9 C0 F. u( m6 }7 V7 R( U* G: F技术带来的紧密联系有没有负面影响?
    , b( `* Q6 ~. ?. z" A, `% B! F, i$ P5 z08布鲁斯·施奈尔(Bruce Schneier). y9 \3 p6 _5 u' L6 J! s
    影响力与互联网. x0 f, Y5 c; j0 ]# L
    09拉里·桑格(Larry Sanger)
    # f4 ]$ S) A! }: B3 o互联网筒仓效应
    ! p* _9 N/ N$ `) M" G' l10卢卡·德比亚塞(Luca de Biase)+ m; y2 k) a8 l+ T5 a( v- F
    电子工业对文化和认知的影响4 ^/ s; o! o# C2 i: U
    11 罗德尼·布鲁克斯(Rodney A.Brooks)
    ) A2 c; J5 {+ ^4 w" Z- U% K  J没有足够的机器人0 {. h! h% x: V; a$ c- \. ^2 _
    12马克斯·泰格马克(Max Tegmark)
    ; {1 u0 p* L% J* H我们有生之年还能看到“奇点”吗?
    " S% q. Y6 Z! X' ?7 [( `( d13布鲁斯·斯特林(Bruce Sterling), J" w5 r" J; ^9 x6 h
    “奇点”永远不会来 / 036/ k' v" f9 s2 ?$ x
    14安迪·克拉克(Andy Clark)+ L/ J9 p; e$ ]$ n# R5 p9 i/ v6 U: Y
    超级人工智能不会统治世界,除非它们拥有文化4 I( b5 S7 p+ K4 r5 ]4 a* o
    15戴维·达尔林普尔(David Dalrymple)
    ( k1 u& h/ o+ w( N7 `0 r( L后人类的人文地理学
    % W' ?" j) }9 f, C! P$ Z  h/ H3 a16约翰·托比(John Tooby)
    ! q  N9 M+ P. M. K2 _G型星威胁与自组织的集体错觉) {7 J3 s; z$ M( q
    17格雷戈里·本福德(Gregory Benford)
    # q% u( y# `) y星际探索的机会, O) J  t4 Y+ I/ o2 B4 A2 `
    18塞思·肖斯塔克(Seth Shostak)4 N* s, ]& D7 [, Z& g
    来自外星人的威胁
    ' k' O: O1 `- \19埃德·里吉斯(Ed Regis)
    ) Q: j# y% V6 E0 ?  I) i* ~星际移民是我们唯YI的出路吗?" i# a6 S; c3 U% [% g( p; I  @2 Z
    20特瑞·吉列姆(Terry Gilliam)
    9 N: G* V5 A) {. M& f3 q+ N我不再烦恼  G% H% I! w7 [: b0 l9 m! O' R
    21凯文·凯利(Kevin Kelly)
    0 E- o( Y0 P3 _( A) U7 m4 i人口缩减的炸弹9 b' j4 L* r4 V" J4 P. D  f
    22大卫·克里斯蒂安(David Christian)& X+ M6 X* G& I  L  b7 o$ x
    什么是好生活?; B5 h  V7 n/ v$ d
    23萨特雅吉特·达斯(Satyajit Das)
    + @8 Z2 ?3 i( {- O" X4 ~没有增长的世界
    7 Y% U" a+ L& s' \24劳伦斯·史密斯(Laurence C.Smith)
    8 I8 M! \( S/ t# U% d人口增长与繁荣增长,哪一个更值得担心?: G; x; W8 G: v# l$ z% P7 W5 M
    25戴维·贝雷比(David Berreby)& W1 o2 h2 q. e
    灰暗的地球) t) P# l4 }* U! ^3 A5 O
    26戴夫·维纳(Dave Winer)
    ) X' f6 ~8 J. {4 ?5 ]4 {! T人类有生存意愿吗?: D2 @( e- n; j- Y3 |0 _+ ^: i$ M
    27海伦娜·克罗宁(Helena Cronin)9 P% |2 ^7 y  I* j+ L4 ^
    “两个世界”中可怕的非对称
    7 j# Z+ b& ^6 w3 }* W28丹·斯珀伯(Dan Sperber)
    ! M9 o: E) ~, k# ^被放错位置的担忧/ P  z1 O* \( v8 u  F- \
    29弗吉尼亚·赫弗南(Virginia Heffernan)5 b& @6 ~9 U  w) v  X# J
   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从来没有+ d& ]9 G6 B5 Y; ~5 R
    30唐纳德·霍夫曼(Donald D.Hoffman)
    ; i9 m. R0 f% p: H, e( V1 x在担心的谜团中担心
    ! M! ^$ B5 Z+ B31米哈里·希斯赞特米哈伊(Mihaly Csikszentmihalyi) - h, f$ l. `& a' C
    错乱:虚拟与真实( d, g7 \' ~; K9 o; I! J
    32尼古拉斯·卡尔(Nicholas G.Carr)* x  R8 W; y& F
    耐心的缺失
    1 C  e8 V) o+ J0 t4 @33萨拉-杰恩·布莱克莫尔(Sarah-Jayne Blakemore)
    8 [. R3 n: b4 @& M) X$ J  l! R青春期的烦“脑”
    ) I3 f# C8 v6 p* r34本杰明·贝尔根(Benjamin Bergen)5 A( H6 d4 z2 G& n
    词语禁忌
    7 A  Y8 [% G2 i9 W& j0 V3 Z4 l35保罗·萨夫(Paul Saffo)
    ( p- `! j" z0 k大分歧:工程师与德鲁伊
    - p0 J* j: G5 k/ _$ q' @8 Z36叶夫根尼·莫罗佐夫(Evgeny Morozov)
    % y4 G8 h& q( l; l; e0 u3 x5 i“智能”: Q) }% {6 o% g: V
    37戴维·皮萨罗(David Pizarro)
    0 n1 @) I- e. X: B  w$ @+ a9 V3 Y阻止技术进步的社会直觉
    " T! C7 h  Y$ z* Q( R& d38蒂姆·奥莱利(Tim O'Reilly)
    . G# s0 i1 w3 H' r反智主义与进步的终结 4 ^$ X( k! X- k5 M2 y, \
    39蒂莫西·泰勒(Timothy Taylor); C5 E7 F0 n, E% h6 t1 x% `. v) ]
    末日决战+ n/ m; l/ y4 W
    40马特·里德利(Matt Ridley)8 K, Z* a* s# T2 T
    迷信 ) x5 g( C, w' D8 h" p5 V. y- p
    41威廉·庞德斯通(William Poundstone)
    $ ^- w1 P* H, ?! `" @$ v增强现实技术会让我们变得更冷漠吗?2 T- x& Y8 b) v
    42史蒂夫·斯托加茨(Steven Strogatz): s4 K+ ?3 C" t- ?+ u" c4 ]% W
    过度耦合
    5 h5 S" r1 d0 x) a43斯科特·阿特兰(Scott Atran)0 |$ x1 @% W! P! p! k0 b
    人类文化正急剧收缩$ }3 A' j+ C2 `4 E! v1 c3 F. i
    44穆拉利·多雷斯瓦米(Murali Doraiswamy)4 k3 R: [- Y- c# u+ v
    出口“精神病”
    : v2 x8 L1 |$ _" Y5 H$ h, `( A44戴维·盖勒特(David Gelernter)* e6 \" E; _: f$ ?
    贬值的文字
    8 e0 x1 ^" v0 W& h/ W% L45布莱恩·伊诺(Brian Eno)# w- ]3 O2 W7 }4 M' H
    我们不搞政治/ ?2 H4 d' k% C
    46戴维·罗恩(David Rowan)
    $ ]6 f* M$ [- J! ^7 ?数据统治力" [; S3 Y& V5 n! ], f; M5 ?+ l
    47苏珊·布莱克莫尔(Susan Blackmore)
    9 d# V0 C& W% N2 J3 o; t失去的手1 w# P" Q3 C- G7 d
    48克里斯蒂娜·芬恩(Christine Finn)5 H' X* A+ \: e; I2 M( h
    失联& j. {2 V- G$ u) E
    49斯科特·桑普森(Scott D.Sampson)4 [* E; }  e% K' \
    人与自然的分离
    2 v/ q1 @+ [9 C' r1 v; N' M* S5 L4 N51史蒂芬·平克(Steven Pinker) 1 h# m' g- C- Z: \2 H
    诱发战争的真正危险因素
    * G: R" x9 r; u/ A1 U' w52弗诺·文奇(Vernor Vinge)0 |; e( R: u. Q1 Q9 S* ~; Z0 I. N: N. `
    战争的疯狂 , v) s* x  x: r5 b8 v( q
    53蒂莫·汉内(Timo Hannay)
    / |' d, _4 t, N' M9 i( u! Q意识本质
    + p% [5 D! T- q6 z; r54查尔斯·塞费(Charles Seife)
    4 g0 z5 E2 o/ c( [$ t# P俘虏效应 8 ?; z- W7 C  X: J) ]; [
    55安德里安·克雷耶(Andrian Kreye)% V. a$ o- l7 m: h
    情感宣泄的许诺
    8 g& d: e& m1 V( T56丹尼尔·戈尔曼(Daniel Goleman)
    . _  ?; r4 g! Z  ^9 |1 t我们头脑中的盲点
    2 [1 d: ~$ z# K1 r, s. J# x57珍妮弗·雅凯(Jennifer Jacquet)
    + Q" V# C( n: K" p2 B' t& g人类世反安慰效应
    ( E  I6 i* R* h) X; O( X- f58汉斯·乌尔里希·奥布里斯特(Hans Ulrich Obrist)+ Y$ o  O! X! u/ s
    被推平的世界:消失的多样化 ) I3 w: i1 @+ d( `
    59罗伯特·萨波尔斯基(Robert Sapolsky)" d8 e( w* ]( i3 P
    “小侏儒”自由意志
    . b3 g4 t+ j0 w( r60霍华德·加德纳(Howard Gardner)
    4 L) k5 B8 T/ V信不信自由意志不是一个科学问题0 C8 y6 G4 k% b% A' L
    61马丁·里斯(Martin Rees)
    ! a, C! _+ M8 `/ t我们只是在否认灾难性风险0 M8 r) `& t9 P: c( b3 l
    62朱利奥·博卡莱蒂(Giulio Boccaletti)
    ! a; z3 T/ q; l! M* z) N8 F水资源问题 ) x: N, v: a4 S# D# ]
    63丹尼尔·豪恩(Daniel Haun): K/ M6 Q9 \" Z
    全球合作面临失败 2 r8 D( p. J/ V, _4 m. G; f
    64基思·德夫林(Keith Devlin)
    ) L6 [' I7 T) j7 a; U数学的消亡  I% f, z) i' D
    65萨姆·哈里斯(Sam Harris)
    3 w; ]/ _0 ~7 s$ J; q6 _8 v监狱效应
    $ t/ e- C5 a4 o66埃里克·温斯坦(Eric R.Weinstein)$ [# v5 ]5 F7 h& p2 m7 p7 Y- `
    过分稳重地追求“卓越” 5 b2 {! Q- @2 N3 b, W% ~) C
    67杰西卡·特蕾西(Jessica L.Tracy)9 }( {# g4 H  f% [" X
    “造假”的心理学 9 F% p7 |& i6 g) B
    68迈克尔·瓦萨尔(Michael Vassar)
    1 [' ~" k7 I1 W* e过度服从# C3 I# t) p2 v; w
    69阿里安娜·赫芬顿(Arianna Huffington)
    % X1 J$ L' V3 u' A0 g压力 / s1 s) G: T- b5 w! b! }
    70约瑟夫·勒杜(Joseph LeDoux)
    + `  C5 k. K! P把焦虑带到工作中
    # |, e& o* w' S1 s( H71奥布里·德格雷(Aubrey de Grey)
    . d8 i: J7 [" L  _: F# y由社会的无能为力引发对不确定性的思考 - C0 M$ H. r/ ?9 N! x' y* P0 c
    72雪莉·特克尔(Sherry Turkle)
    ' l) k: k8 b' x& v: y3 j作为欲望对象的电子设备
    % e- N7 D! |# J3 I+ R& `( g73马塞尔·金斯波兰尼(Marcel Kinsbourne)* K, z* X" D9 S9 ~+ t+ p
    社交媒体:越是在一起,越是孤独 - m/ v; ^4 ?7 a! D  K+ j
    74约翰·诺顿(John Naughton)
    + d' D0 @" c/ U& S4 w无能系统 ( k( B" k! ]7 ?0 C
    75迪伦·埃文斯(Dylan Evans): Y. z" M2 J; \: O
    阑尾效应 & r+ z+ l/ H* t, }9 e% c7 Z
    76艾莉森·高普尼克(Alison Gopnik)! j) x9 J( m9 a6 b- z
    担忧孩子
    + F* |7 \  Z( [3 V% j77海伦·费雪(Helen Fisher)# f# }7 a' y8 {
    男人的迷雾
    7 M4 ?* i7 o! \/ k( Z, Z4 t78戴维·巴斯(David M.Buss)$ i$ Z6 s1 Q  R2 v& T
    两性战争 , ~! @) K* N/ {( i) S. R) e
    79陶·诺瑞钱德(Tor Nørretranders)
    & S! T4 E7 n2 _+ K/ F% R# [爱欲的丧失
    ' o$ }: Z; s: j+ n80罗伯特·库尔茨班(Robert Kurzban)
    0 D/ G7 U; @" \/ R' O8 N- g% Z中国男女比例失衡对世界经济稳定的影响
      T" O! A- k) r# u# [. B+ {& t81玛格丽特·利瓦伊(Margaret Levi)
    . D) [5 {; L& U: d命运共同体
    8 |0 X  X" h# k. O: S& _82罗杰·海菲尔德(Roger Highfield) ! q( X  O2 Y1 l) Q
    与奥运会一样,科学界也需要英雄人物
    4 ]* I' p" U5 D1 c+ T83迈克尔·舍默(Michael Shermer)
    . M1 w$ L; s+ s5 R科学是我们理解人性的最好工具 8 T3 i" Q- S( H) y" a) H
    84芭芭拉·施特劳赫(Barbara Strauch)
    # m" j; w! S4 _% i, L, Z' T科学报道与读者的失联
    : @/ d6 t6 I% X' I85迈克尔·诺顿(Michael I.Norton)
    ( G# O$ n( k5 [9 F9 a9 }7 }: [社交媒体上的科学
    ) [" l  d( X- }0 A86马可·亚科博尼(Marco Iacoboni)
    . |  U6 u' R  V7 g, g5 d! v科学出版
    4 \. |7 x: ?+ h: e' y0 b87洁妮·贾丁(Xeni Jadin)  g' {; g' D! X! N! T4 |) r' B/ s
    科学并未让我们更了解癌症 2 K/ W' m4 f2 X7 y& V; E
    88斯图尔特·法尔斯坦(Stuart Firestein)
    ' N2 F, w) `+ \) T% U# t! q3 A对科学研究过高的期望 ' f; F' q3 ~" I0 m1 }" x9 |2 P
    89布鲁斯·胡德(Bruce Hood)* C/ Q* r  d  G% O- w
    科学的“影响力”真的重要吗? 7 O5 U/ D% {. Y: n# Q
    90科林·塔奇(Colin Tudge)0 _4 f$ E/ V0 G' u( b' ?3 q
    科学有与人类为敌的危 . R& m8 i; Z0 k6 R% n2 m6 L) `
    91维多利亚·施托登(Victoria Stodden)
    # \$ B# `3 P4 r/ o7 ~" M- u9 M真相在哪里?
    $ h% C  ?6 J  f2 I. Q9 U% a7 K- ]92克雷格·文尔特(J.Craig Venter) , g' |7 s  E9 P5 m- y, E
    疫苗接种不是一个公民自由问题, L$ c2 {$ e1 e
    93埃丝特·戴森(Esther Dyson)( V7 X2 j" i1 }" D* d+ l
    我们不断增长的医疗知识与个人权利问题 8 D4 l( c& I8 F9 l& t: j$ M
    94安东尼·里斯(Antony Garrett Lisi)$ |5 z/ H& N+ C6 V  {4 B- `
    自然的死亡3 M1 v; V  }$ D
    95凯特·杰弗里(Kate Jeffery)
    $ F$ ~/ O7 u9 J& G死亡的消失
    # j) R' t5 N+ E, w96托马斯·梅青格尔(Thomas Metzinger)) Z- k/ B5 X( }5 w" X, H% [0 V
    新非法药物的激增 , M3 {$ X1 \# E2 n0 x4 ~/ A6 X0 z
    97爱德华多·萨尔塞多-阿尔瓦兰(Eduardo Salcedo-Albarán)) ~' l. I! Q& {5 L& I  D) o
    传统社会科学无法理解被犯罪塑造的现代状况
    ) y% N( w7 J4 Z( z98郦安治(Andrew Lih)% J1 n7 W# e+ g2 Y/ r4 |8 n
    被高估的开放
    ' b: S9 O/ r2 c+ f2 n99加文·施密特(Gavin Schmidt)
    , a, }4 B8 }' M6 i! f/ N新闻报道与理解之间的差异 3 B3 s. Z" @9 q4 p: f" u
    100史蒂芬·科斯林(Stephen M.Kosslyn)罗宾·罗森堡(Robin S.Rosenberg)
    2 \5 Q0 g, q% T7 J' w在工作中与他人合作
    $ k, z3 O/ |' R( L) M- T101卡尔·萨巴格(Karl Sabbagh)
    . }0 Q0 r' e, L  }5 S正常人的行为 3 n+ Z6 Q$ h9 F8 N9 M& m
    102埃里克·托普(Eric J.Topol)
    8 W1 d4 R/ |. M( l' y# x! I: F9 H越来越多的癌症,是否与我们的基因有关?
    ( `8 ~- o/ C4 ?: F7 o( P103塞利安·萨姆纳(Seirian Sumner)
    1 N) h  L. z7 v3 S一个合成生物的世界
    0 K' m5 D, d+ M1 F104阿兹拉·拉扎(Azra Raza)
    # v: M9 c4 I: k' A( K7 w目前的测序技术忽视了癌症中微生物的作用
    + r6 u& R2 O0 C( ?105特伦斯·谢诺沃斯基(Terrence J.Sejnowski)# v9 T/ B3 G6 w- f
    与精神疾病有关的基因错误
    : z5 v; T! `8 ~1 H: q106威廉·麦克尤恩(William Mcewan)
    # o) y3 \1 a; K: w3 |$ d& |7 t' b7 y& _生命的界线与灾难的门槛( v7 }: c& ]* w. Y! g; @) f
    107罗杰·尚克(Roger Schank)
    # |7 T& ~1 }& b! \" f: j" k担忧愚蠢
    / W5 a/ Q1 r2 U1 f, b( y108道格拉斯·肯里克(Douglas T.Kenrick)
    4 @' _7 k8 C$ y8 [笨人会越来越多吗? 5 L: y5 O% W  u2 o5 n8 e
    109卡伊·克劳泽(Kai Krause)
    . J8 H( }8 [! B  y8 z走近Edge 6 r, u, v  p5 a, @
    110罗尔夫·多贝里(Rolf Dobelli)
    1 |0 n: D: B. v( T/ g6 v物质文明进步的悖论  J5 X7 }# r  {1 C% T. w
    111厄休拉·马丁(Ursula Martin)4 h# M$ L- W( p3 y
    近距离的观察和描述
    9 M1 g5 g. U0 i8 z112道格拉斯·洛西科夫(Douglas Rushkoff)
    . y& G9 f( o" `% f我们的集体认知和意识的丧失
    3 W* L; f. Y3 m; U113梅拉妮·斯旺(Melanie Swan)
    # z( F+ x+ c/ O# b& C& N/ v神经数据的隐私权利
    2 k/ M% Y4 [/ {7 `; e9 \. w+ n+ t( q# }114斯坦尼斯拉斯·德阿纳(Stanislas Dehaene)1 M; N+ {' Q- v7 N6 ]! L* X
    他们能读取我的大脑吗?) `6 p- {/ G# k) n; e8 j
    115安东·蔡林格(Anton Zeilinger)/ o" W* S/ d) R* t; l0 b
    完整性的丧失
    + F/ h1 ?# F  e# J116乔尔·戈尔德(Joel Gold)7 l. u4 u% k. W" _% m
    病态焦虑 ' |3 t: j0 C2 D% Q/ d1 }
    117克利福德·皮克奥弗(Clifford Pickover)2 Y+ K+ R8 |3 Z; _
    我们应该担心不能理解一切吗 2 _; Z: S* x3 C# W, L7 `) w
    118丹尼尔·埃弗里特(Daniel L.Everett)0 A8 ]% q8 I# m- }
    学者让位 8 F' h8 f* b" @4 Y* d, O
    119塔尼亚·伦布罗佐(Tania Lombrozo)9 J, m/ M! }$ I8 U  ?
    理解错觉与知识分子谦逊的丧失 $ Q* A0 P* @2 Q& L
    120亚当·奥尔特(Adam Alter)
    / w4 E  ?% @/ t6 g/ Q“困难”疫苗接种的终结 $ M' O( e* R* Z7 P
    121加里·克莱因(Gary Klein) ! l# _) j- u! y0 J* z4 y' {( e0 |
    焦虑的新时代
    + V% v: \& L% A4 R. l122尼古拉斯·克里斯塔基斯(Nicholas A.Christakis) 4 i) Z( e) K. r8 P
    社会政治力量应该插手科学领域吗?
    * A1 M% k  e1 W. N" R0 Y" g123利奥·夏卢帕(Leo M.Chalupa). v, ^' Q3 ]( |
    科学精英与大众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 & }4 o* C$ V* R+ Y3 z4 i7 a
    124诺加·阿里卡(Noga Arikha)( R9 P$ m% s* r
    “当下主义”与集体失忆
    3 K% F) j0 w# D4 F5 O) R( E; A125柯尔斯滕·邦布莱斯(Kirsten Bomblies), U0 g7 \& l) L: }3 l# S
    我们了解新兴的全球文化动态吗? % l! t9 q8 Z+ `
    126乔纳森·戈特沙尔(Jonathan Gottschall)
    1 K2 c6 \8 V' b$ G对假想暴力的过度担心 . @1 u% x- ~, u, D0 O
    127彼得·施瓦茨(Peter Schwartz)
    2 x+ O" Z# N+ D& I8 i0 T级联危机的世界
    4 {/ _9 x+ j" R% T/ l128斯蒂芬·亚历山大(Stephon H.Alexander)
    % T2 D. m: Y' V" `( A谁可以在科学竞技场上一展身手? 6 p4 A0 w; c) v* y9 d' n2 g" _
    129胡安·恩里克斯(Juan Enriquez)
    % d  u& n, ^% t- C数码文身 % M7 K) J6 E4 ?
    130尼古拉斯·汉弗莱(Nicholas Humphrey)
    / p# w2 f$ t  c# U! o7 n知识快餐
    1 F7 L% j& W, b9 [6 g131玛丽·贝特森(Mary Catherine Bateson)
    : G4 |' N: q- c- b对担忧的系统性思考
    ) o0 m' z3 ^; K132纳西姆·尼古拉斯·塔勒布(Nassim Nicholas Taleb)
    # X9 X7 t5 E, n# y! N* n( ]3 J从消防队员身上学到的经济学, K( r; Z/ Y2 ]  P; R
    133巴特·卡斯科(Bart Kosko)# P# }# z  R$ d6 U) ^1 w$ h
    灯光概率
    2 Z) f; j) o# H  R134塞思·劳埃德(Seth Lloyd)' q& |1 @: l: u7 k. M
    金融黑洞
    - m3 `- i! V8 z( \135布鲁斯·帕克(Bruce Parker)6 X* d* x0 h8 G# \; D3 s) m2 J
    第四种文化 5 R: @5 [4 s0 a' B: K- D$ Z
    136西蒙·巴伦-科恩(Simon Baron-Cohen)
    . H: U5 U/ n% s5 |6 ^斯诺的两种文化与先天/后天大辩论 ( S# C8 ~# K) k$ y
    137布赖恩·克努森(Brian Knutson)
    : M" q  i# X6 V: W. G7 M5 X元担忧
    * v6 E8 b# N& V. H) E138保罗·科德罗斯基(Paul Kedrosky)5 [% _- I- z5 i& K1 V6 m
    历史与偶然* j' e$ n9 B( e& W2 W" I
    139盖瑞·马库斯(Gary Marcus)
    / P$ Q. P/ X0 l; [未知中的未知
    + z% C, _# W  z5 Q& S# n140理查德·福尔曼(Richard Foreman)
    . R4 Z' c' M) e& f9 K1 a我们所熟悉的世界
    7 W, S+ w/ H) G6 U- o141詹姆斯·奥唐奈(James J.O’Donnell)
    # q9 w6 ]8 E5 e; v/ }担忧——现代人的热情 , H  O  `+ }6 @0 _6 q5 j
    142罗伯特·普罗文(Robert Provine)4 P$ t! ?! m! \( \: X8 g; U% F0 S
    担忧的礼物
    , ?: I, l9 a+ S/ x% H7 e: ]143丽莎·兰道尔(Lisa Randall)
    * n, ]- N) o* f5 J) u我们需要为重大问题寻求答案" f9 V1 h9 z% A3 D
    144彼得·沃伊特(Peter Woit)
    0 ~/ ?6 J" c3 S# d  @) u$ y基础物理学的希格斯噩梦 % I8 i$ _+ n: J
    145阿曼达·格夫特(Amanda Gefter)
    - p3 _) E- Z7 @7 ]6 L. B2 s% `6 I理论物理学不必担忧
    % z- y  Y; z& C, {0 W146史蒂夫·吉丁斯(Steve Giddings)9 M) W. n. d# j' v# K8 b" ^
    防火墙理论与基础物理学的危机
    / _- y: z% K2 B) k147马里奥·利维奥(Mario Livio)# ~5 O# t- R+ O
    多重宇宙与基础科学的终结  F* B6 S0 s/ a
    148李·斯莫林(Lee Smolin)- P; O7 {. k( Y; k  ^4 m4 [* W; |
    量子力学
    # i5 f. r/ G# g# M! s4 L! R% ~& Z0 ~149劳伦斯·克劳斯(Lawrence M.Krauss), r9 B9 O2 _4 v0 p6 t' |# A
    加速膨胀的宇宙 ' M+ U% `5 [7 S2 E* R& e
    150卡尔罗·罗威利(Carlo Rovelli)# `7 W5 o/ O; g6 H1 O
    沉迷于想象力的危险
    % p; m% L3 }+ Z# m+ v! e- w* a# B  _151弗兰克·维尔切克(Frank Wilczek)
    - _( w# ^4 ?! K% G4 L" b' S丢失的机会 9 |7 {6 V- U; P* Q5 ]
    152斯图亚特·考夫曼(Stuart A.Kauffman)
    . N' F: S/ Z- ^$ Z( Q4 |牛顿的后代与现代生活 - y1 c& }: y0 P* m, @# A, B% u* V
    译者后记

    8 f: J  _$ k, f# }' k
    序言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总序:
    . }5 [: G. C6 h3 g6 P- F总序7 {# i, v$ n4 Q+ u" C2 Z( h
    1981年,我成立了一个名为“现实俱乐部”(Reality Club)的组织,试图把那些探讨后工业时代话题的人们聚集在一起。1997年,“现实俱乐部”上线,更名为Edge。
    * A! a' c" N' H7 ]在Edge中呈现出来的观点都是经过推敲的,它们代表着诸多领域的前沿,比如进化生物学、遗传学、计算机科学、神经学、心理学、宇宙学和物理学等。从这些参与者的观点中,涌现出一种新的自然哲学:一系列理解物理系统的新方法,以及质疑我们很多基本假设的新思维。
    % H- \) J" W; [0 }, \4 z& I. S对每一本年度合集,我和Edge的忠实拥趸,包括斯图尔特·布兰德(Stewart Brand)、凯文·凯利(Kevin Kelly)和乔治·戴森(George Dyson),都会聚在一起策划“Edge年度问题”——常常是午夜征问。
    " j+ T1 S/ p& i$ N/ m, H提出一个问题并不容易。正像我的朋友,也是我曾经的合作者,已故的艺术家和哲学家詹姆斯·李·拜尔斯(James Lee Byars)曾经说的那样:“我能回答一个问题,但我能足够聪明地提出这个问题吗?”我们寻找那些启发不可预知答案的问题——那些激发人们去思考意想不到之事的问题。! F1 W# m# U+ A6 C, t& }- D5 U

    1 g, [* ]) N0 f8 }! k现实俱乐部
    1 C0 w" J# Y4 r2 e9 A9 m+ U1981—1996年,现实俱乐部是一些知识分子间的非正式聚会,通常在中国餐馆、艺术家阁楼、投资银行、舞厅、博物馆、客厅,或在其他什么地方。俱乐部座右铭的灵感就源于拜尔斯,他曾经说过:“要抵达世界知识的边界,就要寻找最复杂、最聪明的头脑,把他们关在同一个房间里,让他们互相讨论各自不解的问题。”
    1 L) s0 I7 b! |$ t1969年,我刚出版了第一本书,拜尔斯就找到了我。我们俩同在艺术领域,一起分享有关语言、词汇、智慧以及“斯坦们”(爱因斯坦、格特鲁德·斯坦因、维特根斯坦和弗兰肯斯坦)的乐趣。1971年,我们的对话录《吉米与约翰尼》(Jimmie and Johnny)由拜尔斯创办的“世界问题中心”(The World Question Center)发表。( {8 ~* B( ?- O' s, p5 F
    1997年,拜尔斯去世后,关于他的世界问题中心,我写了下面的文字:4 M  f& y5 [: \" g5 T+ e+ ~
    ) f! _( X! {- \% m$ H; X7 }
    詹姆斯·李·拜尔斯启发了我成立现实俱乐部(以及Edge)的想法。他认为,如果你想获得社会知识的核心价值,去哈佛大学的怀德纳图书馆里读上600万本书,是十分愚蠢的做法。(在他极为简约的房间里,他通常只在一个盒子中放4本书,读过后再换一批。)于是,他创办了世界问题中心。在这里,他计划邀请100位最聪明的人聚于一室,让他们互相讨论各自不解的问题。6 X: j( @8 G3 F7 M& G" b
    理论上讲,一个预期的结果是他们将获得所有思想的总和。但是,在设想与执行之间总有许多陷阱。拜尔斯确定了他的100位最聪明的人,依次给他们打电话,并询问有什么问题是他们自问不解的。结果,其中70个人挂了他的电话。
    - O! C" Y8 m8 H; V2 n9 y
    0 I& A/ }- `/ [$ ^6 Y2 X' B) k( V  t( t' V" @那还是发生在1971年的事。事实上,新技术就等于新观念,在当下,电子邮件、互联网、移动设备和社交网络让拜尔斯的宏大设计得到了真正执行。虽然地点变成了线上,这些驱动热门观点的反复争论,却让现实俱乐部的精神得到了延续。
    ; s  `% Q9 d* H正如拜尔斯所说:“要做成非凡的事情,你必须找到非凡的人物。”每一个Edge年度问题的中心都是卓越的人物和伟大的头脑——科学家、艺术家、哲学家、技术专家和企业家,他们都是当今各自领域的执牛耳者。我在1991年发表的《第三种文化的兴起》(The Emerging Third Culture)一文和1995年出版的《第三种文化:洞察世界的新途径》(The Third Culture: Beyond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)一书中,都写到了“第三种文化”,而上述那些人,他们正是第三种文化的代表。
    4 K. s' \) B, k% g" z& m3 E( D7 g. [2 s! c
    第三种文化
    / E6 |' n3 H. M6 ]" F经验世界中的那些科学家和思想家,通过他们的工作和著作构筑起了第三种文化。在渲染我们生活的更深层意义以及重新定义“我们是谁、我们是什么”等方面,他们正在取代传统的知识分子。
    % i" N3 H% e2 E/ B' u+ N0 {) w" s第三种文化是一把巨大的“伞”,它可以把计算机专家、行动者、思想家和作家都聚于伞下。在围绕互联网和网络兴起的传播革命中,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    1 `: ~& A9 K* A1 P# A2 tEdge是网络中一个动态的文本,它展示着行动中的第三种文化,以这种方式连接了一大群人。Edge是一场对话。
    1 m: I+ [9 e+ P. v这里有一套新的隐喻来描述我们自己、我们的心灵、整个宇宙以及我们知道的所有事物。这些拥有新观念的知识分子、科学家,还有那些著书立说的人,正是他们推动了我们的时代。8 t' [7 S; j8 c6 Y
    这些年来,Edge已经形成了一个选择合作者的简单标准。我们寻找的是这样一些人:他们能用自己的创造性工作,来扩展关于“我们是谁、我们是什么”的看法。其中,一些人是畅销书作家,或在大众文化方面名满天下,而大多数人不是。我们鼓励探索文化前沿,鼓励研究那些还没有被普遍揭示的真理。我们对“聪明地思考”颇有兴趣,但对标准化“智慧”意兴阑珊。在传播理论中,信息并非被定义为“数据”或“输入”,信息是“产生差异的差异”(a difference that makes a difference)。这才是我们期望中合作者要达到的水平。
    3 H3 z  p) g- [: kEdge鼓励那些能够在艺术、文学和科学中撷取文化素材,并以各自独有的方式将这些素材融于一体的人。我们处在一个大规模生产的文化环境当中,很多人都把自己束缚在二手的观念、思想与意见之中,甚至一些公认的文化权威也是如此。Edge由一些与众不同的人组成,他们会创造属于自己的真实,不接受虚假的或盗用的真实。Edge的社区由实干家而不是那些谈论和分析实干家的人组成。/ J8 E5 L3 {4 @% j7 I: ^
    Edge与17世纪早期的无形学院(Invisible College)十分相似。无形学院是英国皇家学会的前身,其成员包括物理学家罗伯特·玻意耳(Robert Boyle)、数学家约翰·沃利斯(John Wallis)、博物学家罗伯特·胡克(Robert Hooke)等。这个学会的主旨就是通过实验调查获得知识。另一个灵感来自伯明翰月光社(The Lunar Society of Birmingham),一个新工业时代文化领袖的非正式俱乐部,詹姆斯·瓦特(James Watt)和本杰明·富兰克林(Benjamin Franklin)都是其成员。总之,Edge提供的是一次智识上的探险。
    ; U" f+ e% Q, q, p$ ?用小说家伊恩·麦克尤恩(Ian McEwan)的话来说:“Edge心态开放、自由散漫,并且博识有趣。它是一份好奇之中不加修饰的乐趣,是这个或生动或单调的世界的集体表达,它是一场持续的、令人兴奋的讨论。”
    $ k2 @8 _0 \1 v  m4 P4 \3 x* N" J9 r3 }6 d- g- e3 O8 q
    约翰·布罗克曼


    3 [; b3 `+ |0 q7 }文摘

    《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》的精彩文摘:
    / k# |# h0 S8 P5 ?( c
    2 T: n2 Q# X8 m( X9 A互联网大崩溃之后,我们要怎样生活?# h/ \8 t% m6 |# F
    # o7 K: ^7 i2 {
    丹尼尔·丹尼特(Daniel C.Dennett)6 ~! c% S; d  ~! N4 A
    哲学家,认知科学家,塔夫茨大学认知研究中心联席主任,著有《意识的解释》(Consciousness Explained)、《直觉泵和其他思维工具》(Intuition Pumps and Other Tools for Thinking)。  P8 o/ W4 \+ `+ S  p" R  m
    $ c$ R; e) |* s
    3 f' K" ~) k/ @5 k% x/ V! z
    20世纪80年代初,我曾担心计算机革命会在西方国家形成技术统治阶级,因为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很难买得起计算机和类似的高科技设备。我也害怕整个社会将被糟糕地划分为贫富两个等级,结果是“富者愈富,穷者愈穷”:因为穷人缺少接触新信息技术的机会,从而被剥夺了更多的政治经济权利。为此,我开始投入时间和精力以提高这方面的预警,并努力思索防止和减缓它的计划,但是,在我还没有取得任何显著进展的时候,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,原因是互联网出现了。我曾是互联网前身阿帕网(Arpanet)的用户,但它却无助于我预见未来。
    4 k. Q7 E  q2 q  k7 l3 [. s我们确实看到很多富裕的技术官僚生活更加优裕了,但我们也见证了有史以来*深刻的转变:技术扩散的民主化和均等性。便宜的晶体管收音机、电视机、手机和笔记本电脑——现在则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,它们将无远弗届的全球联系置于几十亿双手之中。这颗星球变得如此信息透明,若在40年前,没有人能想象得出来。7 ]* H& k2 @' U
    从历史大方向上看,这种趋势无疑是美妙的。那些过去愚弄无知信徒的宗教机构,现在必须修正其传教、灌输教义以及末日之说的方式。独裁者则要面对可怕的两难选择:是严酷地压制,把整个国家变成炼狱,还是容忍一个知情又沟通良好的反对派?知识真的是一种权力,人们正在逐步认识世间的一切。1 ]& Y4 x" Q, n6 I+ z, u2 V
    不过,这种均等性也让我们增加了新的忧虑。人们过于依赖互联网技术,以致它成为我们的“死穴”。我们根本不必担心一个贫民窟里的穷孩子会造出原子弹,因为这要耗费数百万美元,不但保密困难,而且搞到特殊的原材料也不容易。不过,这样的少年可以整天泡在计算机和互联网上,摸索全球电子工业的致命漏洞,他被逮捕和处罚的风险很低。因为几乎无法被觉察,而且成本极低。应该说,分散和冗余的天才式设计让互联网看起来刀枪不入,不过尽管看上去非常强大,但它绝非无懈可击。$ W/ {" e+ V' C2 x! v+ i! L
    歌利亚(Goliath)还没有被击败,但是数以千计的大卫(David)们正怀揣复仇之心忙着学习必要的知识。(歌利亚是《圣经》故事中的一个巨人,大卫则是对战歌利亚的英雄,也是以色列未来的国王。在文中,作者用歌利亚来比喻互联网技术泛滥,而用大卫来比喻理想中的人类。——译者注)这些知识能够帮助大卫设计出特殊工具,从而在竞技场上打败巨人。大卫或许没有很多钱,不过,如果互联网出了故障,我们也终将一贫如洗。我想可能的选择非常简单:或者坐等技术泛滥毁灭我们的所有,这种可能性与日俱增;或者也可以思考如何与技术分享我们所拥有的一切。
    : O- }, p" |4 c9 Y' }) X在未来,如果“互联网的主干网全面瘫痪”这样的事注定要发生的话,我们现在*明智的举措,就是用头脑风暴的方式想想如何限制其破坏力。医院和消防局(还有超市、加油站和药店)能继续运行吗?人们又如何才能得到可信的消息?游轮会强迫其付费客户在海上的第1天就要演练救生艇逃生,虽然这并不是出海旅游的流行项目,人们还是明智地照做了。恐慌是会传染的,一旦发生,人们往往会做出疯狂的、令人遗憾的决定。只要我们要坚持生活在快车道上,就应该学会如何不制造混乱地上下车。
    - O5 \! z7 Q5 U6 D2 \5 k2 i- r, T或许我们应该设计并着手全国范围内的“救生演习”,以提升应对互联网大崩溃的能力。当我尝试去想象大崩溃发生后,人们将面临的*主要问题是什么以及如何处理它们,直觉上,我发现自己信心不足。还有其他专家关注这个话题吗?

    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gf9m5bX
    游客,本付费内容需要支付 10钢镚 才能浏览支付

    0 a; G8 P- P2 S4 p" j8 j" Q8 z  Y
    0 r* i4 r8 n6 T& l1 i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7-4-12 08:1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看看先知先觉者的想法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7-4-30 21:4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刚花了10个钢币。好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7-5-26 02:35
  • 发表于 2017-5-26 02:5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谢谢谢谢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可爱
    2017-12-10 22:53
  • 发表于 2017-11-30 22:1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谢谢分享!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7-9 00:00
  • 发表于 2018-2-23 01:3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整体翻译质量不高,生硬的地方以及常识性错误较多。各篇水平参差,说明几个译者功力有差别,又没有好好统稿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我注册吧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小黑屋|滇ICP备18006533号 |赞助论坛

    GMT+8, 2021-4-21 00:32 , Processed in 0.319666 second(s), 42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